南京 胜太路 小巷子

来源:中国涪陵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南京 胜太路 小巷子剧情介绍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一队拖拉机突突突轰轰轰欢叫着,奔驰在禾苗葱郁的田野机耕道上,像甲壳虫在巨大的绿色网格上视察它的领地,吸引了多少注目礼。这是何等威武霸气的场面——我长大也要开汽车,凡有公路的地方都要跑遍——阿珲立下人生第一个志向。
阿珲是拖拉机手老林的小儿子。老林是窑家有名的老拖拉机手。老林为生产队开胶轮拖拉机载肥料、运木材、拉砖头那阵子,不少带上阿珲到驾驶室过把坐车瘾,阿珲充满好奇地东瞅西瞧驾驶室,觉得身旁操纵方向盘、离合拉杆的父亲简直就是一个大英雄,而自己的感觉就跟坐在戏剧中皇帝的宝座上那样美妙。这场景羡慕煞很多抬头仰望的小伙伴。
父亲老林将胶轮拖拉机停到拖拉机站去清洗、检修时,阿珲总是蹲下来细细观摩,他觉得这个只吃油不吃饭的铁家伙也是一只神奇的“动物”。阿珲也学着大人样舀水洗大轮胎,常常弄得自己一身湿。父亲见状,就手把手教他拿水管来冲涮,然后水冲到拖拉机哪个位置,父亲就讲起这部位叫什么名称,多少个零件组成,起什么作用。阿珲似懂非懂,却一一记在心里。
阿珲自小是个勇敢有主见的少年。读小学时,有一位同学因为与疯子振家同住一条小街,晚自修放学后,那同学常常不敢经过振家的家门口回家。小街没有一盏路灯,他非常害怕疯子振家黑暗中突然冲出来……多年前亲眼目睹疯子白天与人打架的流血情形,一直让那位同学无法释怀。阿珲自告奋勇,每次晚自修后都护送那位同学绕道到家……他们手拉手避开那个悲剧主角晚上带来的恐惧,一把手电筒将他们少年时光的友谊照得一派亮堂。
阿珲中专还没有毕业时,就凭良好的基础考到了货车驾驶证。毕业后,他分配到窑家镇工作,平时也就是陪领导下下乡,传达上面政策到基层乡村,做些调查、填报各项农业生产指标的资料工作。他感到无趣,他感觉到广阔天地才是他施展拳脚的地方,在一个小镇一间小办公室再继续待下去,有点对不起青春。
那夜,二十来岁的阿珲沏一杯清幽浓茶,临窗览月。月色疏朗,树影横斜。窗外夏虫低吟,仍是千万年前的曲谱,随风飘来村场的雷歌声,仍是孩提时熟悉的腔调……阿珲盼望有朝一日能倘佯在另一种月光之下。
二年后,阿珲说服父亲,在一片不解的惋惜声中辞工出来单干。在父亲的参谋下,他与人合资买了一部性能指标还蛮好的二手货车,合伙干起收购、运输蒲包、草席的生意来。这类货当时在内陆省份和沿海地区都有大量需求,蜂拥到沿海城市的打工仔都需要一张草席,便宜,轻便,易携带,搬家时可充当包装物保护家俬,用过扔掉不可惜;各类学校的住校学生也是一个庞大稳定的消费群体,还有小城镇的普通家庭……
阿珲他们干上这行后,他和伙计轮流当司机,节省了一笔请人开车的费用,蒲草产品赚上一笔,回来又顺道拉回一车当地土特产品:如铁丝网、水泵、铝锅、竹席、竹椅子、瓷碗等器物,按批发价转给县城固定的商户销售……碰到需求量大时,他们也会临时再雇请一部当地的货车随他们拉货回来。
这样跑了四年,他们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阿珲在县城顺利买下一座两层小楼房,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养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辛苦创业的路上,总免不了一点惊险刺激的镜头。那是全国展开打击“车匪路霸”的前一年,他们载着一车货物,开车经过粤桂湘三省交界地时,天已黑透,前没着村后不见店的路段,他们的货车刚转过一个弯道不远,忽然,三四十米开外跳出来五六个蒙面大汉——剪径大盗来了——车前灯将他们手里明晃晃的大刀、锃亮的钢管照得一清二楚,横刀站路中间的大约是个头领,做了一个往下劈的手势,一声阴冷的喝令“停!”其他几个蒙面人分站两侧举钢管封住了路。握方向盘的是阿珲合作伙伴,他下意识开始减速,鼻翼紧张得渗出汗来,怎么办怎么办?阿珲立即回答他:不要熄火不要停!别慌张!听我的!——阿珲迅速梭巡一眼路面,没有弯道,两边是黑黢黢的树林和山岗——蒙面人选好的作案地点。
“关掉车大灯!加大油门,按喇叭,直线冲!——快!”
灯熄了,黑暗瞬间吞没了货车,紧接着一脚油门,货车低吼一声,加速向站成一排的蒙面人冲去……这伙毛贼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一手狠招!汽车眼看就要在黑暗中蹍碎他们,在离他们三四米时才反应过来,见鬼般慌忙跳向两边路基——呼的一声,货车几乎擦身向前闯去,这一伙毛贼个个跌得鼻青脸肿,总算捡回小命……蒙面人悻悻地看着冲过去的货车重新亮灯往前奔跑,却徒叹奈何。
当歹人无视你的生命时,必须神速地做出反应:首先蹍碎它!天理不容的人,我们也不能容!——脱险后阿珲这样告诫伙伴。
阿珲后来转行,毕竟是辛苦又危险的行业,见好就收。阿珲到特区承包一家酒店经营餐饮生意,推出一些家乡特色菜:白斩鸡、白斩狗、烧猪肉、羊狗煲……招了窑家一些老乡过来帮忙,由于缺少这方面的管理经验,一年半后亏损关门,赔了不少钱。关门前,阿珲一一算清付够老乡们工资,向他们躹躬道别。小兄弟感动地说:珲哥!我们相信你一定会东山再起的,今后用得上我们,随时讲一声……
不久阿珲又二次投资失利,同时被外地客商骗了一笔钱。几年辛苦赚来的钱又没了。
他只好灰头土脸到海南岛去做摩托车手,俗称搭客仔。阿珲咬紧牙关在艰难中度日,椰岛的阳光把他晒得黝黑结实,也晒得坚韧无比。待续@*
点阅【 鸡鸣晓月窑家墟 】系列文章

详情

南京 胜太路 小巷子 Copyright © 2020

私人导游陪床多少钱 如何判断酒店有无鸡 如何找出来卖的学生 上门400元4个小时选照片绥化 全国可约支持空降
太原各大炮点群 台山台城学生做鸡微信 色情服务术语 上海浦东快餐多少钱一次 身体舒服又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