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块一晚的档次

来源:第一新闻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1000块一晚的档次剧情介绍

【大纪元2021年04月17日讯】今年年初时, 华融 前董事长赖小民,成了中共金融贪腐案中被执行死刑的第一人,而华融自然也成了外界焦点,而这几天,华融资产的财务危机,又引发了新一波强烈关注。
3月31日,中国 华融 无法如期披露2020年财报,4月1日被 港交所 强制停牌,随后引发了市场强烈反应,从4月12日开始,华融的所有海外债券无一幸免被抛售,甚至殃及其它的中资海外债。而市场上传出的华融正在进行 债务 重组甚至破产的说法,更是让投资者感到忧心。
而外媒认为,这一次的华融事件,彰显了中国债市的历史性转变,而且华融还只是个开始,所引发的连琐反应可能会引爆中国数百家金融机构的财务黑洞。
对于无法如期披露2020年财报,华融给出的解释是,有相关交易需要确定,所以会计师需要更多资料和时间完成2020年度业绩的审核。
华融所说的“相关交易”是指什么呢?大陆财新网在报导中说,年报难产,实际上是因为华融和监管部门,要向大股东以及决策部门上报公司财务重组等重大改革方案,并等待报批。这就是华融所说的“相关交易”。
这之后,《财新周刊》在一篇文章《窟窿不会自动消失》中,讨论了华融破产及重组的可能性,更加引发市场对华融的关注。截至15日中午,华融部分美元债每1美元面值价格已降到60美分以下,而永续债的买价更是跌到45美分左右。
而且这种影响已经开始蔓延。彭博社报导说,腾讯控股正在推迟拟发行的40亿美元债,目前腾讯正监测市场形势,还未决定发行交易的确切时间。
作为业界巨头,华融这一波财务危机,势必给中国公司美元债券市场带来冲击。联博资产管理公司(AllianceBernstein)也表示,华融是大陆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机构,任何重组都将波及整体市场。
在中国华融延迟发布财报后,标普、穆迪、惠誉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包括大陆的评级公司中诚信国际,纷纷将华融的评级展望下调。
兴业研究指出,目前中国华融合并口径境内债券余额约为2,245亿元人民币,境外债余额约为233亿美元。而路孚特(Refinitive)数据显示,包括美元债在内,华融今年共有168支债券到期,合计金额约为1,082亿元人民币。
那么,华融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为何称其为大陆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机构呢?它为什么会爆发危机呢?
中国华融,是中共政府为了处理四大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而在1999年特别成立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2012年,经中共国务院批准,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正式改为股份有限公司,此后,华融快速扩展成为国有大型金融控股集团,2015年10月,由中共财政部实际控股61%的中国华融,在香港挂牌上市。
不料,2018年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被捕,调查两年后,在今年1月份被以受贿罪判处了死刑,赖小民被公布出的财物受贿总额大约是人民币18亿,被称为了中共的“金融第一贪”。而这一事件,也埋下了华融 债务 危机的祸根。
两天前,路透社报导说,自赖小民被查以来,华融账面披露的风险还只是冰山一角,“以往所谓的辉煌业绩,其实就是做了假账,报了虚假的经营成果”。
从2018年以来,华融系开始进行风险排查,从财报上看,不良资产处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在逐渐提高,2018年的占比显着提升到60%,2019年时进一步提升到了62%。然而,华融推迟发布2020年度的业绩,却再度引发了市场担忧。
华融在成立之初,是中共要用来化解金融风险的,但现在,华融自身处处是风险,那么,华融要如何化解呢?
2020年的中期报告显示,华融的总资产已经突破1.7万亿元,居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首;借款余额则超过7,000亿元人民币。目前,市场对华融的主要担忧,在于是否存在实施大规模债务重组,甚至是破产的可能。
对此,不少境内投资者的看法偏乐观,所以,虽然美元债已经掀起震荡,但华融的人民币债券却表现平静,存续规模大约1,225亿元人民币的境内债券并没有出现美元债那样雪崩式的下跌。
不过,私募基金高熵资本董事长邓浩认为,像银行这样关乎储户和金融市场的主体,之前都采用了重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现在至少不应该低估华融面临的挑战。
而路透社的报导则认为,鉴于华融的“风险黑洞”,完全依靠自救显然很难;另一方面由于华融已具备一定的系统重要性特征,且坐拥众多金融牌照资源,华融也不会真正走向破产,更可能的方案是等待“白衣骑士”牵头重组、再获生机。
但是,不管是重组还是破产,倒楣的都是中国老百姓,为什么呢?因为中共解决不了危机,只能通过层层转嫁风险,让中国百姓为它的失败买单。华融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个例子。
在20多年前,中共的四大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高达50%左右。于是,中共为了遮掩住债务经济的巨大危机,在1999年成立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华融、长城、东方、信达,合计收购了四大银行1.4万亿的不良资产。
但谁是真正的冤大头呢?表面上看,是财政部和央行给予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资金,但是,实质上却是中共通过税收、印钞票方式让中国每一个老百姓来买单。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把没收回来的银行坏帐,再度剥离到财政部的“共管账户”,成为所谓“政府负债”,所以最终是由全体中国人来负担的。
在2018年的时候,也有自媒体“财经真相”揭露过,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是中共操控整个中国经济命脉的核心,其复杂的股权结构绝无仅有;信达实际控制公司520家、华融实际控制353家、东方和长城分别实际控制1,000家以上的企业。
不过,这次围绕华融美元债爆发的危机,西方媒体的态度非常耐人寻味,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过去,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外国媒体这么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金融业存在的问题和风险。
例如,在4月16日,《华尔街日报》的报导,用的大标题是“中国坏帐银行恐慌,政府还管吗?”副标题是:政府支持是中国金融体系的重要支柱,当投资者不再相信它存在时,局面可能会迅速土崩瓦解。
报导中说,在截至2017年底的5年时间里,华融收入的复合年均增长率是40%,高于同期亚马逊公司24%的年收入增幅。而为了追求这种危险的高速增长模式,华融几乎别无选择。在2020年6月之前的一共12个月里,华融仅是支付利息就耗费了94.3亿美元现金。而在中国金融行业里,像这种债台高筑、纯粹为了保持偿债能力而追求极快增速的机构,多的是。
报导还警告说,即使中共政府重申会提供支持,国际投资者仍然必须考虑,他们是否真的应该参与一个他们或许永远无法真正理解的市场,一个所有一切都可归结为不透明政治谋算的市场。
而彭博社,也在4月14日的报导中说,中国信贷市场几十年来一直抱有着一种信条:央企若是遇到麻烦,总会得到救助。但现在,投资者不那么确定了。而华融债券下跌彰显了这个全球第二大信贷市场的历史性转变,那就是,随着政府支持的降低,国有企业正取代私营企业成为中国最大的违约源头。
惠誉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共国有企业有795亿元人民币的境内债券违约,创最高纪录,占境内债券违约规模的57%,到了今年的第一季度,这个比例进一步窜升到了72%,而在一年前,这一比例是8.5%。而截至去年年末,国有企业境内债券未偿余额,相当于3万亿美元,占到整体余额的91%。
其实,2019年天津天物集团违约,就被认为是政府救助意愿下降的标志性事件。而近年来,随着中共政府推行去杠杆,以缓解因债务负担重导致的巨大金融风险,也弱化了政府对国企的潜在救助。
而在目前经济增长放缓而且税收减少的背景下,中共政府没有足够财力支持所有国企,所以穆迪的分析师认为,中共的新思路是:“只要不造成系统性风险,就不一定需要纾困”,所以,预计未来会出现更多的国企违约。
那么,中共会不会救助华融呢?
从我们的分析来看,鉴于迄今为止违约的国有企业,还没有一家被视为具有像华融一样高的系统重要性,再加上中共当局还想利用外资来给自己输血维持生存,所以很可能会对华融提供支持。
彭博社报导说,中共财政部正考虑将其持有的股权,转给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旗下的中央汇金,不过这个方案还要等国务院审批,存在变数。
不过,就算中共打算出手,但外国投资者还敢继续投资吗?
就像《华尔街日报》报导所说的,中国金融机构的快速增长就是一个“ 庞氏骗局 ”,它们的发展壮大都是通过不断举债来实现的,依靠的并不是自己的盈利能力。那麽这也意味着,当它们再也借不到钱时,这个骗局就维持不下去了。
那么,《华尔街日报》和彭博社是直到今天才了解中国的国有企业是怎么回事吗?当然不是。在过去几十年里,如果不是中共和华尔街互相勾结,相互进行利益输送,中共怎么可能如此迅速地在全球扩大它的影响力呢?
既然如此,西方媒体为什么此时要揭露真相呢?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中共称霸全球的野心,已经让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感受到了威胁,他们不得不开始认真对待中共这个敌手,全方面回应中共的挑战。而另一个原因,或许是因为中共的金融危机,已经处在随时全面引爆的火山口了,真相已经无法再掩盖了。
但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被揭穿了真相的中共经济增长模式,还能帮助中共国企继续在国际资本市场上招摇撞骗吗?我想,中共这样的好日子可能快到头了。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华融危机确实代表了中国债市一个历史性的转变。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蔚然 撰文:李松筠、李沺欣、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 : http://bit.ly/3hvUfr7

详情

1000块一晚的档次 Copyright © 2020

100元过夜联系方式 qq上叫服务有成功的么 宝宝我们在车里做一次 150元陪一晚小新塘 12岁的初中生一晚多少钱
15第一次能卖多少钱 50一60岁相亲找对象 2020发黄的微信二维码 本人单身找男保姆 2020中山学生品茶